首金网借款方批量注册壳公司,合作担保公司已失信

  平台曝光平台名称:首金网 关注

  平台网址:https://www.shoujinwang.com/

  曝光原因:合作担保公司已失信

  上周有文章指出,首金网实控人或另有其人,其中一名关键股东就是近期深陷困境的秋林集团实控人平贵杰。

  对此,首金网回应称,公司原董事长史玉华、原监事长平贵杰因个人原因涉诉,目前处于司法程序之中,但涉诉内容与首金网无关。首金公司已在2018年11月进行董事会改选,董事长和监事长分别由周健和历晓媛担任。同时,根据穿透股权计算,史玉华和平贵杰持股比例分别为2.95%和0%,不能构成所谓的控制人的说法。

  事实果真如此吗?史玉华和平贵杰在首金网的持股比例到底是多少呢?

  平贵杰掌控两个关键职位

  工商资料显示,顺泽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顺泽控股)持有首金网8%的股份,北京北金融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北金)持有首金网10%的股份。与此同时,“顺泽控股”是“北京北金”的大股东(持股70%)。而无论从工商变更记录还是公开信息看,平贵杰都是顺泽控股的实控人。这也意味着,平贵杰间接控制了首金网18%的股份。

  而企查查信息显示,平贵杰持有的首金网18%的股权已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冻结。

  其中,2017年,因为与北京中电科尼特机电有限公司存在债权文书纠纷,顺泽控股持有的首金网8%的股份被冻结,冻结期限自2017年12月12日—2020年12月11日。

  此外,平贵杰持有的天津汇新恒源科技有限公司股权、北京道和金盛养殖技术有限公司股权、中安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股权均被法院冻结。另外,北京海淀法院还轮候冻结了平贵杰持有的颐和黄金制品有限公司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海淀法院称,被执行人平贵杰名下无车辆、房产,仅有少量存款,其银行账户已被冻结。

  2018年,海淀人民法院又冻结了北京北金融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10%首金网股权,被执行人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史玉华,冻结期限为2018年4月26日至2012年4月25日。

  史玉华又是谁呢?首金网2018年10月30日在中国互金协会信披平台提交了一份组织架构调整说明函,说明函称,公司召开董事会,免去了原董事长史玉华的职务,由原副董事长周健接任。但史玉华仍担任董事会成员;此外,免去原监事长平贵杰的职务,由历晓媛担任监事长。

  企查查资料显示,北京北金融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史玉华,后者持有29.5%的股份,该公司大股东为顺泽控股有限公司(持股70%),而北京金富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顺泽控股70%的股份。这也意味着,北京金富通间接持有北金融通49%的股份。

  而在2016年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披露的一份民事判决书中,北京金富通承认其实际控制人为平贵杰。这意味着,史玉华实质上是平贵杰指派的的公司代理人。

  历晓媛是谁?首金网提交的资料显示,历晓媛毕业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现任成语小镇(邯郸)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执行总裁。而公开资料显示,平贵杰就是成语小镇的董事长。

  作为持有首金网仅18%股份的幕后股东平贵杰,也仅是首金网的第二大股东,但此前却掌控着董事长和监事长两个关键职位。涉及司法纠纷后,首金匆匆将史玉华和平贵杰职位进行调整,但历晓媛是平贵杰的核心团队成员,而史玉华仍然留在首金网董事会内,可见平贵杰对首金网的影响力之深。而首金网的大股东周健此前仅担任副职,而首钢、首创等国资股东也对首金的重大变动也沉默不语,其中原因令人费解。

  借款方半月内成立21家公司

  不仅首金网的股东身份迷雾重重,其不少借款企业也疑似空壳公司,着实令人费解。

  例如,编号为“汇金保SJ19013131004637”的项目资料显示,项目总额100万元,项目期限12个月,约定年参考利率9.5%,借款日期为2019年1月31日,还款方式为先息后本,按月计息。(项目链接:https://www.shoujinwang.com/invest/detail/SJ19013131004637.do?flag=1 )

  借款方信息显示,企业名称为**公司,法人姓名何**,注册资本100万元,注册地在安徽合肥,成立时间为2018年12月3日。

  ?

  根据首金网披露的相关资料,探长锁定该借款企业为“合肥球伟广告有限公司”(下称:球伟广告)。工商资料显示,“球伟广告”成立于2018年12月3日,注册资本100万元人民币,法人代表何一球,股东是何一球(持股90%)、刘伟(持股10%)。

  企查查工商资料显示,除“球伟广告”之外,何一球还在2018年11月26日至2018年12月6日之间先后投资了9家公司。

  事实上,这样的情况在首金网并非个例。例如,编号为“汇金保SJ19030606001225”的借款项目,借款企业法人代表李**,注册资本500万元,注册地址安徽合肥,成立时间2018年11月30日(标的链接:https://www.shoujinwang.com/invest/detail/SJ19030606001225.do?flag=1 )。

  根据以上资料,探长锁定该借款企业为“安徽会省事建材有限公司”(下称:会省事建材)。工商资料显示,“会省事建材”成立于2018年11月30日,注册资本500万元人民币,法人代表李秋富,股东是李秋富(持股90%)、丁高峰(持股10%)。

  企查查资料显示,除“会省事建材”之外,李秋富在2018年11月28日至2018年12月5日之间,先后投资了10家公司。

  更离奇的是,何一球与李秋富为同一团队,他们5人在2018年底陆续注册成立了21家公司,其中探长发现的就有2家公司在首金网借款。首金网出现这种疑似壳公司的借款项目,在风控层面又该如何解释呢?

  合作的两家担保公司均失信

  值得注意的是,首金网散标专区‘汇金宝’系列项目多由北京海大富林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海大富林)提供担保。

  以编号为“汇金保SJ19013131004637”的项目为例,首金平台披露的还款来源显示:第一还款来源为借款企业还款;第二还款来源为融资性担保公司代偿;第三还款来源为房产处置代偿。

  企查查资料显示,2019年1月24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将“海大富林”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判决文书显示,“海大富林”与青岛宁泰鑫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魏琰鄣与孙金燕同为被告,并共同承担连带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3月6日,首金网发布的“汇金保”项目依然由“海大富林”提供担保。探长还注意到,自2017年11月初开始,首金网“月月盈”项目资料中未见担保方。这也意味着,“月月盈”项目此后不再由“海大富林”担保。

  事实上,这不是首金网第一次与失信担保公司合作。探长注意到,2017年11月之前,首金网的部分“汇金保”项目担保方——“金达担保”自2017年2月份开始就被列入失信名单。

  例如,编号为“汇金保SJ415001171020000116”的项目显示,项目总额100万元,项目期限6个月,约定年参考利率8.5%+0.3%,起息日期2017年10月21日。探长注意到,该借款项目担保方为金达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金达担保)(标的链接:https://www.shoujinwang.com/invest/detail/SJ415001171020000116.do?flag=1 )

  企查查资料显示,早在2017年2月14日,“金达担保”就被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具体情形为“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判决文书显示,原告孔庆金与被告“金达担保”保证合同纠纷一案,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申请执行人向本院申请执行,要求被执行人给付人民币1241.5098万元及相应参考利息。

  针对以上几点疑问,探长将相关问题反馈给首金网工作人员,但截至发稿前,首金网方面未给出反馈。

  尾语

  诚然,首金网是国资背景里真实含金量较高的一家,其股东名单里包括首钢和首创,以及首都金融服务商会这种半官方组织,在1月份的风云榜TOP50里,首金网的排名是41名,至少从目前投资安全角度来看,其并没有暴露出严重的问题。但是,作为一家较为知名的国资平台,其理应在互金制度建设、信息披露、风险防控、服务实体经济等方面为互金行业做出表率。但很可惜的是,我们看到,其个别股东背景不透明,信披有所隐瞒,风险防控存在明显漏洞,这些都值得首金网管理层深思。

2019-04-02 08:22